以开源研究的方式研究开源——“可持续的开源”研究计划的邀请

谢谢 rectinajh 的阅读,谢谢清酒的阅读和建议


以开源研究的方式研究开源

以开源研究的方式?

具体说来,我们希望通过 GitHub 去完成这个研究,研究过程和研究成果完全开放。我们会为 LXDAO 社区的期待的研究成果(预计是一份研究报告)提供赏金激励。但整个共创过程属于所有参与者们,这份报告只会是其中的一部分。

研究开源?

我们的研究选题是”可持续的开源“(也许最终报告的题目会改变,但是关键词会是这两个),所关心的具体问题在下文会详述。

我能参与吗?

参与可以分为社区性参与和期待获得赏金的参与,社区性参无需许可。

如果想获得赏金(为”可持续的开源“研究报告的写作做出相应贡献),我们需要先告知你这些:

  1. 这个研究报告会是一份集体劳动,过程中预计需要和其他创作者以及利益相关方(研究报告受 LXDAO 社区委托,预算由 LXDAO 治理小组拨出)磨合、沟通、妥协、达成共识。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是工作导向,结果导向,效率导向,会有会议、任务的承诺和执行等等;而不单纯是社区驱动。但当然,我们会尽力在释放个人创造力和达成集体共识之间寻找平衡。
  2. 最终利益分配会根据大家的实际贡献进行,最终会在 LXDAO 社区公示。尽全力做到公开透明。
  3. 可以来看看目前的工作间(预计会转移到 GitHub 上)。

什么是自由与开源软件?

简单来说,在软件开发和使用领域,自由与开源软件(Free (Libr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FLOSS)倡导自由分享、自由修改和自由分发的理念和实践。这个运动有两个主要分支:自由软件运动和开源软件运动。

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各自的代表人物分别是 Richard Stallman 和 Linus Torvalds,这两个分支在一些基本原则上有重叠,但在哲学和实践上有差异。其中最大的区别在于:自由软件运动强调软件的道德和社会性,反对专有软件。开源软件运动则更关注软件开发过程的效率和实际效果,愿意与商业公司合作。

但两者都主张软件源代码应公开,用户应拥有自由使用、修改和分发软件的权利;两者也都倡导协作和共享,鼓励社区共同参与软件开发。因此,在正在策划的“可持续的开源”研究中,我们不会区分这两者,而是将它们看作一个整体。

为什么要研究开源软件?

  1. LXDAO 最重要的愿景就是探索可持续地支持公共物品,LXDAO 社区也有很多开源爱好者和开发者。开源作为一种开放、协作、共享的生产方式和哲学,与 LXDAO 社区的使命一脉相承。我们有研究它的热情和兴趣。
  2. 开源文化在 Web3 领域也具有正统性:我们能够想象不开源的 Web3 应用吗?更好地了解开源,也是为了更好地做 Web3 开源产品,更好地以开源的过程去做 Web3 产品。
  3. 开源软件已经是我们数字生活基础设施的重要一部分。但开源活动常常没有得到足够的经济激励,或者根本没有经济激励。而且很多重要开源项目仅有少数的维护者在长久付出。我们会不时看到某个开源项目的代码出现问题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从资源分配的角度来看,这对于开源贡献者不公平;从后果来看,对开源软件的忽视也许会让整个社会一起付出巨大代价(例如:log4j 在 2021 年底的漏洞震惊了整个行业以及公共部门)。
  4. 开源软件存在的问题,专有软件同样存在,也许更加严重(专有软件的代码不公开,而开源的优势是“众目睽睽下,一切漏洞都肤浅”)。开源还有其它优势——自发和积极的社区、平等的协作关系、解决问题而非庸碌卖命的快乐——这些在等级化的公司制中,即使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也是稀少的。开源社区也许不完美,但它走在我们希望走的那条路上;它代表着我们对一种让彼此都更加自由的生产方式的想象。

为什么要从可持续性出发去研究开源软件?

首先可以简单讨论一下“可持续性“。

老生常谈的问题是,开源贡献者群体在经济上的回报较低,相当一部分开源软件维护人员的工作得不到经济补偿。

此外,可持续性并不单单只经济上的可持续性。经济激励在开源社区中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话题,有人认为它促进开源社区的发展,有人认为它会毁掉开源社区。

至少我们需要更宽泛的视角去理解可持续性,以及激励。乐趣、社区归属都可以为开源贡献者提供激励,这些激励也许是内在的,利他的,难以建模的,但却真实影响了我们的行为。可持续性也是如此,我们不仅需要经济可持续性,还需要社区可持续性(社区的活跃),产品的可持续性(更好的产品)等等。

在“可持续性”上,Web3 为开源软件带来了新的可能性。挂一漏万,我想到以下几点:

经济可持续性:借助区块链技术的新的公共物品资助协议和机制。如二次方资助,回溯性资助等等。

Web3 作为实验室:区块链自身就是开源软件和公共物品:以太坊、比特币都不属于任何实体,而它们的维护也要依靠社区。因此如何以开源的方式促进整个生态系统的发展,并参与市场竞争(面对的往往是公司化的对手),本身就是 Web3 不停在实验和探索的过程。

协调机制和身份工具:Web3 技术被自觉地用来探索和实践新的协调机制,对于很多实践者来说,它不仅仅是一种技术,还蕴含着对于新的社会关系的想象(如 d/acc,去中心化,可信中立,多元宇宙……等等)。这些理念原语嵌入在它具有代表性的一些应用中——DAO,SBT,可编程货币等等。而这些应用又可以怎样反哺开源软件呢?举个例子:基金会是开源社区中实现自我治理的常见正式机构,在 Web3 中则是 DAO;两者间是否可以做一比较,进而相互启发?

……

具体地,我们在这个研究中想要回答的问题包括:

  1. 开源项目的盈利模式有哪几种?可持续性如何?操作难度如何?
  2. 开源基金会的运作模式是什么样的?跟 DAO 对比有什么优缺点?
  3. 目前已有的 Web3 资助开源项目的方案有哪些?有什么优缺点?(如 Gitcoin、
    tea.xyz、drips.network)
  4. LXDAO 还缺少什么可以推动这个问题的解决的基础设施或者工作?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就
    是 LX Protocol。
  5. 关于开源,有哪些可以持续研究的主题?
  6. 如何发掘开源项目或者开源生态中的机会?
  7. 更多……

最后

请把这个帖子当做一份邀请。欢迎大家来一起参与!从问题出发,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方法去找答案;如果感兴趣的人够多,那就让我们以开源研究的方式去研究开源。最终,我们希望能让开源贡献者们过上好日子,同时保护好让他们在低报酬甚至没有报酬的时候仍然参与开源的热情、挑战、和归属。

参考文献

https://arxiv.org/pdf/2404.06484
https://protocol-guild.readthedocs.io/en/latest/
A Flexible Design for Funding Public Goods
The Role of Foundations in Open Source

2 Likes

现在有什么可以参与的方式嘛~

1 Like

参与方式是大家在GitHub上submit吗?

1 Like

嗨目前有任何更新我都会同步到 LXDAO telegram 的频道 "OpenSourceSoftwareSustainability"上,可点击这个链接进入:Telegram: Contact @LXDAO

具体怎么样让大家更好参与的方式还在思考(想放到 GitHub 上,还未具体推进),我也在想怎么样能让大家更好协作,欢迎各种想法建议。

你的微信ID叫啥,我去加你,或者你加我也行。我在 LXDAO 的很多群里,微信名字是“游击队员”

可以在TG参与讨论呀,或者直接联系 Tiao

1 Like

译译译(一):开源商业模式

译自 Benjamin J. Birkinbine 的《公司化数字共有地:自由与开源软件中的公司参与》(Incorporating the Digital Commons: Corporate Involvement in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第一章第三部分


前一节展示了其他学者如何有效地探讨 FLOSS(Free (Libre) Open Source Software, 自由与开源软件)社区中特定的文化动态,包括这些动态对更广泛的文化生产的意义。但相对而言,企业公司与 FLOSS 社区之间的经济安排被较少探讨。本书旨在更详细地描述这些动态在 FLOSS 社区与公司协商各自组织边界时的具体表现。然而,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一个关于开源商业模式的分类尝试。

在其对开源软件的广泛探讨中,Deek 和 McHugh(2008)发展了一种开源商业模式的分类法。该分类包含试图通过 FLOSS 获利的五种不同模式。表 1.2 提供了对这一分类法的说明,展示了其中所采用的商业策略类型、策略描述、以及代表性公司或产品的例子。

第一种商业模式依赖于双重许可,即版权软件的所有者向非营利用户免费和开放分发,但要求营利性客户支付使用软件的费用。这里的典型案例是 MySQL,一种开源数据库管理系统。该公司根据通用公共许可证(General Public License,GPL,该许可证规定任何使用 GPL 许可软件的衍生软件也必须在相同的许可证下提供)提供其软件的免费版本。MySQL 还为营利公司提供其软件的高级商业版本,可以根据用户的具体需求进行定制或与该公司的专有软件集成。

表 1.2:开源商业策略类型,改编自 Deek 和 McHugh(2008: 272)

商业策略 描述 例子
双重许可(Dual Licensing) 版权软件的所有者向非营利用户免费和开放分发,但要求营利客户支付使用软件的费用。 MySQL
咨询(Consulting) 公司协助其他公司进行规划、策略制定,并在其业务中实施适当的开源解决方案。 Olliance Consulting(Black Duck Software 的部门), LQ Consulting
分发与服务(Distribution & Services) 公司为非专业的计算机用户提供服务,对稳定的、更新的、和预打包的软件套件进行编译并分发给用户(客户)。 Red Hat, Canonical
混合开源与专有——垂直开发(Hybrid open/proprietary – Vertical Development) 使用开源作为构建专有软件的基础。 谷歌
混合开源与专有——横向安排(Hybrid open/proprietary – Horizontal Arrangements) 营利公司直接参与支持开源项目,以补充其自身的业务运营。 IBM, 微软

第二种商业模式是公司为 FLOSS 提供咨询服务。简单来说,采用这种模式的公司协助其他公司在其业务模型中规划、制定策略并实施适当的开源解决方案。Black Duck Software 通过其 Olliance Consulting 部门提供咨询服务。

第三种商业模式是公司提供 FLOSS 的分发和服务,这里的典型公司是Red Hat。与拥有其软件版权的 MySQL 不同,Red Hat 创建并提供自己的 Linux 发行版。此外,Red Hat 还为其 Linux 发行版提供培训、教育、文档和支持。换句话说,通过处理稳定、更新和预打包的软件套件的编译工作,Red Hat 为非专业计算机用户提供服务。从某些方面来看,Red Hat 的行为类似于专有软件提供商,但它不拥有其销售和服务的软件的知识产权。相反,该公司销售和提供自己的 Linux 发行版,这是因为 Linux 的开源许可模式使其成为可能。

前面三种商业模式完全与 FLOSS 相关,而剩下的两种则依赖于开源和专有软件的混合。第四种模式是依赖 FLOSS 的垂直开发混合模式。垂直开发意味着使用开源软件作为构建专有软件的基础。使用这种模式的主要公司之一是谷歌。事实上,谷歌根本不出售其软件;它在内部开发和维护自己的软件,同时向其他客户出售其软件提供的服务。当然,谷歌的搜索引擎是专有的,但谷歌使用 Linux 内核来支持其专有搜索服务。

最后一种模式是开源和专有软件的混合,但公司依赖于横向安排。这是本书项目的核心商业模式。在这些关系中,营利性公司参与支持开源项目。根据 Fogel(2005)的观点,Deek 和 McHugh(2008)认为,企业参与的原因多种多样,包括从将软件开发的负担、成本和风险分摊到多个企业,到允许公司支持对其自身商业产品起支持或补充作用的开源项目。IBM是这种商业模式的一个示例。例如,IBM 的 WebSphere 应用程序使最终用户能够创建自己的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是使用开源的Apache Web服务器构建的。因此,通过支持像Apache 这样的开源项目,IBM 间接支持了自己的利益。此外,IBM 直接与Microsoft 竞争作为应用程序的平台。因为 IBM 支持 Linux,它不仅在投资于自身产品的可靠性,还可能同时削弱 Microsoft 的市场地位,尤其是因为 Linux 也是 Microsoft 的直接竞争对手。

最后一种模式也是开源和专有软件的混合,但公司依赖于水平安排。这是本书关注的核心商业模式。在这些关系中,营利性公司参与开源项目。根据 Fogel(2005)的观点,Deek 和 McHugh(2008)认为公司参与的原因多种多样,包括从软件开发的负担、成本和风险分摊到多个企业之间,到允许公司支持在其商业产品中起辅助或补充作用的开源项目。IBM 是这种商业模式的一个例子。例如,IBM 通过开源的 Apache Web 服务器构建了 WebSphere——允许终端用户创建自己的应用程序的应用程序。因此,通过支持像 Apache 这样的开源项目,IBM 间接支持了自己的利益。此外,作为应用程序平台的 IBM 与 Microsoft 直接竞争。由于 IBM 支持 Linux,它不仅投资了自身产品的可靠性,还可能同时削弱 Microsoft 的市场地位,尤其是因为 Linux 也是 Microsoft 的直接竞争对手。

总而言之,通过引用 Deek 和 McHugh(2008)提出的分类,本节讨论了自由与开源软件在不同方式上的使用。对本书而言,最有成效的研究领域是依赖于横向安排的混合开源与专有模式,尽管还讨论了其他项目,如代表其他类型的商业策略的 MySQL。依赖横向安排的公司最有趣,因为它们直接参与了 FLOSS 项目。因此,这些公司需要与更广泛的FLOSS 社区保持良好关系。当公司违反社区规范时,社区也许会放弃一个项目,从而有效地终止基于共有地的生产。在这个意义上,FLOSS 社区利用其集体劳动力量对抗了不正当的企业影响,Oracle 公司在收购 Sun Microsystems 时就是如此。这一案例将在第五章中详细讨论。不过,现在需要注意的是使用混合横向安排的两个不同公司。在 IBM 的案例中,公司与开源社区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关系。而在另一例中,Oracle 违反了社区规范因而越界。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参与到 FLOSS 项目中,社区与依赖其集体劳动力量的公司之间的关系将处于变化之中。

报告大纲(草稿)

这是我根据之前在 Figma 上记录的一些自己的思路去写的一个大纲,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1. 介绍

    这部分也许等有了正文之后再回过来写。

  2. 一些基本概念的追溯和介绍,以及开源社区发展的障碍(或文献综述)

    2.1 什么是开源社区?

    2.2 开源社区的可持续性

     2.2.1 开源社区的经济可持续性
    
     2.2.2 开源开发的社区与产品的可持续性
    

    2.3 钱或外在激励在开源社区中的作用(或者说关于激励的更好的理论)

    2.4 开源社区可持续性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以及为什么以“可持续的开源”为主题?

  3. Web3 给开源项目的可持续性带来的新可能性的案例

    3.1 开源软件基金会与 DAO 之间的异同(治理、资金分配等等)

    3.2 新的资助机制

    3.3 新的收入可能性(新的产品化和获得收益的路径)

    3.4 协调工具(维护社区,发展社区,发展产品)

  4. 结语:我们可以做什么,让 Web3 与开源彼此滋长?

非常地期待

1 Like

“夜“昨天提到 Notion 和 GitHub 协作各自的优劣:

因为是文字和资料整合类,感觉notion可以更直观,大家一起讨论、整理起来也更方便,上手难度更低。不过git的协作可以使每个人对这份研究的贡献展现的更清楚。

后面我问了一下 AI,找到这篇文章,感觉用 GitHub 协作也不错欸。

于是建了一个仓库

有想法的大家可以开始提交啦!

或者你觉得其它方式协作更好,也欢迎提出,我们再回滚~

我觉得仓库的readme.md可以概略得以介绍一下这个计划

可以多语言,或是以英文为主

1 Like